三级大篇

三级大篇

此内伤脾肾,而风乘虚以入肺,则经络之间不相流通,故身热耳。因水去之急,而火亦随水而去急也,正不必再泄其火,以伤损夫脏腑耳。

使加入大黄、白芍、桃仁、红花之药,则反败事。人有忽然之间,如人将冷水浇背,陡然一惊,手足厥冷,遂不知人,已而发热,则渐渐苏省,一日三、四次如此,人以为祟乘之也,谁知乃气虚之极乎。

若单蛾则独自成形,反塞住水谷之路,往往有勺水不能咽者,药物既不可咽,又从何路以进药食哉。 夫邪之来者太阳也,邪之去者少阳也。

盖命门为一身之主,命门寒而五脏七腑皆寒矣,故只宜温其命门之火为主。方中用当归、川芎以生血,加入人参益气以开血,引代赭石去通肝气,以佐川、归之不逮,气开血通,而后邪可引而出矣。

然同是鼻渊,而寒热何以分乎?二剂而饱闷除,十剂全愈。

然耳闭之前必痛,而后闭何也?倘境遇顺适,则肝气少舒,其痛不甚。

Leave a Reply